不知什么时候,代表厚重历史文化的故宫,摇身一变,成为超级网红,放下身段,迎合现代流行文化。让无数人明白,原来故宫也可以这样,也有人可能会质疑,这么玩,合适吗?

2016年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在央视播出,作为故宫90周年献礼,由于制作精良,瞬间得到无数好评。追这部纪录片成了无数人的习惯,跟刷剧联系在一起,全国范围内兴起了博物馆热。如果说《舌尖上的中国》代表我国的饮食文化,那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则是传统文化的复兴,更表达了"工匠精神"的精神内涵。

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说,2017年故宫接待游客人数1670万人次,全世界位列第一。但局限依旧明显,大多数人仍然无法来到故宫,永远只是少数人。

2016年故宫下雪的图片,在网络上疯传,阅读量1425万。2017年故宫官网访问量达将近9亿次,足不出户就能浏览故宫博物馆。除此之外,还搭上移动互联网快车道,开发了9款APP,用户甚至可以利用积分"买房买地",增加可玩性。

故宫旗舰店也在网络上出现,便签笔记本、手表、书包、手袋、竟然还有小时候我们经常玩的猫猫脸沙包。只有你想不到,没有做不到。卖萌的皇帝、剪刀手的宫女,故宫博物院以各种方式,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无数网友,增强故宫在文创产业的影响力。

毫无疑问,故宫在文创领域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。《上新了,故宫》中一件睡衣众筹金额突破1000万,成为名副其实的"带货王",还有文创旗舰店的2019年福筒月销6万5千件!

近期刷爆网络的限量款故宫联名口红,预定量超过一千人,再次让网友认识到这个超级网红。12月初,故宫咖啡馆开业,不到一周,就已经成为年轻人的打卡圣地。12月17日故宫珍宝馆的小猫"小崽儿"确认去世,网友纷纷表达怀念之情,迅速登上"微博热搜"。

故宫的一草一木、一砖一瓦都在国民眼中奉为神秘与吉祥之物,那可是600年的时光。

电视上、电脑上、手机上,我们随时随地都能了解故宫的信息,以此类推,碎片化和快节奏是不是同样适用于故宫文化的特点?新的担忧似乎出现了。

既然我们无论在哪儿都能看到故宫,那么是不是意味着可以少去几次故宫,大家越来越忙,手机上看足矣。

承载历史的故宫本应该有自己的身段,高昂着头颅,向世人真实表达历史面貌。我们通过故宫这个平台了解更多中华民族的文化背景和艺术杰作,而不是单纯的萌、好玩、有趣。当然这些词汇是勾起人们兴趣的窗口,但绝不能本末倒置。

故宫的价值不能用网红来简单形容,更不能代替。然而,现在故宫已经是网红了,以后的小孩子会不会认为故宫就是一个网红景点,其他没什么。如果真这样,我们就太对不起故宫的历史积淀了。

在以前提起法国卢浮宫、大英博物馆、故宫博物院,内心会用一种神往之情,用人类的宝库和智慧结晶等词汇形容。以后我们应该如何形容这些博物馆呢?

每当我们去一座城市旅游,大部分人都想去当地的博物馆看看,因为那里是文化、历史,网红、打卡圣地等词汇跟这些无关。有时候,拒绝本身是对自我重新认知。各位小伙伴,你们是如何认识故宫?故宫跟网红联系起来,你们愿意接受吗?

首页体育